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霧漫小東江

蜿蜒的江水蒙上羞澀的白色面紗
  
  陽光暖暖的將面紗剪輯成七彩花瓣
  
  如鏡的江面修飾了青山倩影
  
  香風送來一葉牧漁的扁舟
  
  寫意的山水畫裏傳來一聲聲流動的小曲
  
  ————布衣粗食
  
  凡是尋夢東江湖的遊人,一定都會在東江湖下游的小東江駐足,都會被小東江詭異、神奇的霧氣所吸引,感歎這裏的青山綠水,纏綿於小東江的湖光山色之中。
  
  中秋節前日,天剛拂曉,我懷著仰慕之情驅車來到這裏。走進一條悠長的峽穀,順著路邊鄉親的指引,我信步來到小東江江邊的觀景棧道上。一陣陣薄霧夾雜著秋果的香味從江面緩緩升起,飄飄搖搖的向著江岸迎面撲來。濕潤的氣息秋波暗送、沁人心脾,將凡塵中的污濁、躁氣、煩惱搓揉的蕩然無存。
  
  江面上的薄霧,一會聚成一團濃密的白雲,一會散開成簇簇飄渺的花朵,一會排成蜿蜒的玉帶,一會像仙女散花般輕歌曼舞。霧,舞動著她妖嬈的身軀,從江面蒸騰而上,遊蕩在山水之間,拂過山間的每一棵婆娑的松樹,問候過林蔭下每一朵盛開的山菊,輕吻過峭壁上每一株調皮的小草,然後化成一縷仙氣,飄向蔚藍的天空。
  
  東方的朝陽跳出山頂,露出了半邊臉盤,江面的霧氣緊隨著陽光的腳步,變幻著七彩的璀璨身軀。一縷陽光穿透薄霧,紅裏透紫,紫裏鑲白,白裏描橙,像古畫裏的迎親隊伍。前面,著狀元服的新郎騎在白色的高頭大馬上,後面是朱紅轎子,裏面坐著穿火紅旗袍的新娘,再往後是迎親和送春的隊伍,五顏六色,和著喜氣的嗩?聲、炮竹聲,吆喝著路過。
  
  陽光再亮些,江面上的霧氣開始散去,越變越稀薄。這時,一葉烏篷小舟出現在清澈的江面上。原來是早起的漁民撒開了第一張漁網。船頭還端坐著漁家的閨秀。漁民帶上斗笠,搖起木槳,激起魚鱗微波,哼幾句古老的漁歌,收起漁網,這又將是一個豐收的早晨。
  
  我禁不住拾起一顆小石子,拋向水中央。噗通一聲,清脆的水聲劃破了耳邊的寧靜,濺起白色的水花,打破了遠山的倒影。草叢間的野鴨,探出墨綠色的腦袋,伸長了脖子,左右觀望,然後張開拙笨的翅膀撲向江心。大概是我驚擾了它們的睡夢罷,我有點自責的懊惱。
  
  極目遠眺,群山盡染,秋色濃濃,或黃、或紅的樹葉點綴了淡綠的山林;江邊農家飄起了炊煙,家門口的大黃狗也慵懶的吠上幾聲。遠處,不知是哪位好客的山裏妹子唱起了山歌:“哎~郎在哪外面呢,打山歌?,啊喔啊喔?~姐在房中織綾綸咯;……索索打得那,鯉魚呃,遊不得水?,打得那黃牛子滾下坡?;綾羅不織,我聽山歌?。”
  
  辰時過後,小東江的霧氣已經全部消逝。住在這裏的老鄉告訴我,每年的4到11月,上游東江湖湖底流出冰冷的江水遇上這裏的濕熱空氣後,在江面凝聚成綢緞般的晨霧,彌漫著整個小東江。這樣的景色一直持續到中午。
  
  離開小東江時,我是那麼的依依不捨。啟動汽車,身後的小東江越來越遠,然而,寄在心田的‘霧漫小東江’卻越來越清晰,我堅信,我一定還會再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