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朦朧的片段

我的記憶總不太好,過去發生的事情只存朦朧的幾片,甚至懷疑它們的真假與存在。
  
  小時家裏窮,母親把小妹送去伯父家養,這是後來才得知的。五歲時我躲在矮門柱子後窺著那個哭哭啼啼的三歲小女孩,母親說那是妹妹,剛開始以為她是撿來的。
  
  早上5點鐘,母親把我倆放在黑忽忽的緊閉著的幼稚園門口就騎著高大的鐵單車走了,我和妹妹在寒風裏興致勃勃的玩落下的枯葉子。晚上園長常把我們接到她家裏,等媽媽來接我們。她家裏很有錢很溫馨,我們特別喜歡。
  
  因為家裏窮,看見小朋友家裏的玩具竟然偷了兩三個,並不是特別的喜歡它們,只是很想佔有。嘴很攙,便特意去巴結家裏開小吃部的小朋友,即使她家裏有個瘋癡的哥哥,也壯著膽子,只為了能多吃些煎餅和糖。
  
  沒有錢,媽媽拿小粉筆在地板上教我們畫畫,打開了我對美的追求與好奇,有空便拿只小棍在沙地裏亂劃,打發著寂寞空洞的時間。偶爾會同小朋友在綠得油出水來的花園子裏跳繩子,膽戰心驚的怕輸,怕被人瞧不起。
  
  也有跳到水裏摸魚的許多好時光,但大多好的都記不太清楚了。總覺的那是一段晦澀的彆扭的時光,其實許多家裏也很窮,母親很是盡了力的,還是造成當時的心理扭曲,以致於常覺的自己處在比黑暗還難看討厭的光裏,偶然的陽光卻是虛假的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