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霧藹裏,那栗色的背影

栗色,很清晰的色彩;栗色,很明朗的色彩。

那天,在迷霧裏,見到你栗色的背影,便有了明朗的感覺。在心裏,一點陰影也沒有。

你說,因為是迷霧濛濛,所以喜歡穿上栗色的衣裳。這樣,即使遠遠地看,也知道有這麼一個人,著栗色的衣服。我笑,根本不是這樣的。迷霧裏,只有橙色才是最惹人注目的。我懷疑,你有栗色情結。你否認。堅持認為栗色,在霧雨裏最亮,最清晰。

對顏色的喜好,從來都是因人而異的。正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我說。況且,我也從不固執己見,也不先入為主。

那段時間,正是秋季。迷霧,是秋最常見的外套。迷霧散去,陽光明媚地照耀著。涼爽的秋,雖不能說是人們的最愛,卻也很招人喜歡。晴一天,雨一天。秋天也是善變的。涼爽而晴朗的天氣,很適宜居家過日子的人們收拾屋子,曬曬東西。我們的周圍就有不少同胞剪剪曬曬。有洗芝麻的,有曬辣椒的,還有買來新鮮花兒嫌還曬得不乾燥自己親自動手的。有的老人為了更是如此。他們買來許多時令菜,切的切,剪的剪,曬得幹幹的,等孩子過年時候回家,用清水泡一泡,再用魚或肉煮一煮,便又是最新鮮的了。

你不喜歡剪剪曬曬的東西。卻特別喜歡新鮮花生和板栗。你從集市上買來新鮮花生和板栗,再仔細地洗乾淨後,就用保鮮袋裝著,放進冰霜裏。說這樣最好吃,又新鮮,又脆嫩。秋天的時候,這兩種東西最多。而我懷疑你喜歡板栗是因為喜歡它的顏色。你不否認,說自然喜歡的。

可是,其實,那栗色並不怎麼好看。而我更喜歡你穿米黃色,米黃色的西服更能顯示你的挺拔的身材和英俊的面孔。然而,你卻說它不是你的最愛。

又是一年秋季的來臨。那一年,你說可以帶我去你們老家了。而且你還告訴我,可以帶我去拜見你的母親。

我想,那是當然。去你的老家,當然得去拜見你的老母親。否則,我去也沒有別的意義了。我暗地裏給你的母親準備了好多禮物。這些都是沒讓你知道。因為怕你不允許。

約定的時間很快到了。我不許你來接我,但允許你在路上等我。你在車站見到我時,見我大包小包的,準備了一大堆禮物。問我給誰的。我很高興自己的詭計得逞。說是為你的母親準備的。

你小心翼翼地打開一個包。裏面有一套栗色的衣服。不過,那是給老人的,不是給你的。

你看到後,捧著它,眼淚不自禁地流了下來。

我驚問你怎麼了。我實在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掉淚。

你沒有回答我,只是嘴唇顫動著,膝蓋慢慢地跪下,嘴裏喃喃地念著:媽,我帶您的兒媳婦準備回去看您了。這是她給您買的衣服,是您最喜歡的顏色。到時,您一定要收下!555555……

聽了這話,我呆住了。我原來只是認為,男孩子喜歡的顏色,跟母親肯定有很深的淵源,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你的母親已經去世了。

於是,你對著你母親的方向,跟我講起了你的栗色情結。那還是你很小的時候,因為好動,衣服常常很髒很髒。你的母親喜歡自己的孩子衣著明朗,常常給你做淺色的衣服。偶爾有一次,你母親帶你山上摘栗子,看到你歡喜地捧著那些淺褐色的東西跳來跳去,那顏色襯著你的色,也很明朗。她便決定以後選這種顏色的料子來給你做衣服。從此以後,你的衣服中,總是栗色居多,而你,自從有了自己的喜好開始,最喜歡的便是栗色,一種明朗溫暖的顏色。

你拜完自己的母親,又講完了自己的故事。緩緩地站起身來,對我說:如果我媽還活,一定會很希望你能做她的兒媳的。感謝你,同時也希望你能嫁給我!

那時,我還真沒有想到:你會在那種情景下向我求婚。然而,既然我答應跟你去老家拜見你的母親,我的心裏就已經為你所動了,也就沒有什麼再猶豫的。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被你打動的。是因為你喜歡穿栗色的衣服,還是因為你喜歡收藏新鮮的板栗,或許是因為你從來不曾要求過我什麼。

不過,到了你的老家之後,看到你那善良樸實的老父親,還有你家裏勤勞樸實的親友時,我相信,在迷霧裏,拾到的這個樸實的栗色背影,就是我這一生都要依靠的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