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轟天黑地玩澳門

到澳門就是去玩,更準確說是去玩心跳。賭和色情都能令你心跳。你要不信,你肯定病得不輕。我打算分三次貼上來我去澳門玩之後留下來的靈魂汙績,就想電線杆上麻雀屙了一泡屎,不幸落到我身上那樣,既然洗不掉,雖然早已經幹了,我還是決定在網上展示給大家看,反正又沒人認識我是誰嘿嘿。打算先把屙髒了的外衣先抖落一下,安個標籤叫《轟天黑地玩澳門之“賭”》,然後再打算抖落一件內衣標籤叫《轟天黑地玩澳門之“色”》。再然後把胸口插一標籤叫《轟天黑地玩澳門之“空”》

    轟天黑地玩澳門之“賭”

    我一共去過兩次澳門,一次贏了,一次輸了。這讓我回想起,一下船導遊為什麼要帶我們去看何鴻燊的房子上那只鐵公雞。可見你到澳門來只想玩兒,別想贏錢。

    某年某月某日,我跟一幫朋友第一次去澳門,那會兒精神好著哩 。同去的共有九人,俺逐一介紹如後:
    教腦殼----一個老喜歡講狠的人;
    空中少爺-----錢賺多了頭髮過早地少了的蠻可愛的傢伙;
    王世界----見不得漂亮女人的摔哥;
    博導-----自然是學富五車了;
    王二-----玩家
    泥巴-----你看見他趕快躲著吧
    毒藥-----跟他一起要不怕死
    毒丸-----毒藥的弟弟
    哈寶-----就不要介紹了
    總之沒一個好人。

    那時過去了好久,究竟有好久,我也不記得了。總之那時哈寶還是一個蠻本分的人,感覺去澳門特腐爛,但人有時候就是情願腐爛的,如同哈寶小時候最大的願望是做一件壞事那樣。最要命的是,在我們一行九人從澳門大敗而回時,包括哈寶在內沒一個人覺悟到自己此行腐爛,還要在此大肆鼓吹煽動就好。

    將1000元錢交給旅行社,兩三天就辦好,一般是週五去周日中午回來。旅行社帶你遊半天,管吃一頓飯和住三星酒店,我看第二次去除了可免半天遊之外,住也可免了。當然錢照收。

    從蛇口集合上船,我就奇怪同去的居然會有那麼多女人。我想,女人都喜逛街的所以去香港,難道女人也喜歡賭與色要去澳門?後來所見真是讓我大開了一回眼界。

    第一次去澳門,極其興奮。幾個平日打牌的傢伙,個個磨拳?掌發誓要贏何鴻燊的錢。在船上短短的一個鐘頭還要操練幾把,到回來的時候發現,在船上贏了幾個錢的傢伙輸得最慘。

    快船靠近珠海的時候,就看見前面一堆房子,顯得蠻資本主義的樣子,可一下了船,就覺得澳門其實真落後。那時,天正下著小雨,輕飄飄的腳剛踏上這片屈辱的土地,兩邊就有人給我們拼命地塞各種名片,都是介紹色情場所和出租反動影蝶什麼的,什麼北妹、學生妹、鬼妹,芬蘭浴、土耳其、金魚缸,毛澤東、天安門、六四等等,亂七八糟。那時的我們,興奮得一心只想找何鴻燊拼命,哪會去理睬別的什麼。一概把它們打翻在地再踩上一腳。直到48小時過後,被何鴻燊打翻在地再踩了一腳的時候,有人才捶胸頓腳地要找那些名片來打發那難受的時間。

    因了是第一次去澳門,我們還是耐著性子先去看了何鴻燊的鐵公雞,和團裏漂亮的妹妹一起在賽馬會前照了張合影,再也顧不得其他澳門的風情了,風風火火地直赴葡京大酒店。開始了長達48小時轟天黑地的腐敗。

    來之前,我們說好,大家到澳門只是“怡情”,不准多帶錢,每人兩萬,玩完散學。後來我算是看到了什麼叫難以自控。

    葡京象極了一只鳥籠,正門象一張巨大的嘴,早就聽說,那是所謂虎口,賭客不可由正門進入。博彩是偏門生意,大家都走偏門進去。進得那門,從此不知日月星辰,紙醉金迷,寵辱皆忘,其喜洋洋者矣,由不得你再想別的什麼。

    我按了按口袋裏的錢,心裏不免還是有點心痛。(順便說一句,你在下注之前肯定還是正常的)俺只是個打工的,這錢可是俺的血汗呵!去他的,既來之則玩之,不就是為了玩個心跳麼!

    我走到籌碼兌換處,先換了5000元100元一個的籌碼,從賭大小玩起。站在邊上看了看,只見一個傢伙把兩個5000元的籌碼押在了“大”字上面,莊家把兩粒骰子搖得呼天搶地後,開骰,9點,正是大,那鳥人一萬變成兩萬,這錢這麼容易來!只見他並不拿回去籌碼,而是用手把籌碼碼起仍放在“大”上,不幸,這下開的是3點,他轉身就走了。他媽的,這錢也太容易去了!

    老子是窮人,不能大玩,就押了100元在“大”上,第一次就輸了,我繼續押“大”,又輸了,第三次我押“小”,可是偏偏開“大”。奇他媽怪了,我怕你了,玩別的去。

    於是,我轉到“21點”,我的那班狐朋狗友全在這。“21點”是一張英式桌球那樣的臺子,一方是莊家,兩個半老徐娘站著,正在極其熟練地切牌。只有這當口是可以加入坐下來賭博的,另三方是給賭客坐下下注的。我一屁股坐到莊家的右手邊,就聽坐正面的同夥教腦殼和空中少爺異口同聲地阻止我坐下來,原來這種賭法坐下來是每把都必須下注的,而站在旁邊就隨你了,想下就下,不想下可以等一等。我想有什麼事呢,你們不是也坐了嗎,雖然比我有錢,我贏不了錢,敢輸錢還不行麼!

    於是我沒理會他們好心的勸阻,事實上也來不及了,莊家發牌了,賭博是要講規矩的,不能亂來。我就見有個鳥人因為不滿每注只能下注5000元,說了句國罵,差點被莊家那兩個半老徐娘找人扁了他。

    見我已經坐下來,空中少爺就告訴我21點的規矩:AKQJ都是10點,A可以當1點也可以當11點;莊家16點必須要,17點不能要;閑家與莊家同點也賠,來兩張一樣的牌可以分拆,閑家5張沒爆贏錢,來兩張有21 點可贏一倍半。

    第一把我下了基本注400元,贏了,接著我每把都只敢下400元,居然都贏了,莊家在你21點贏錢時抽50元水。這時的莊家太臭。一輪之後,換莊,賭場都這樣,莊家輸錢多了就換人做莊,不同的人的手氣不一樣。來一老頭,老子就背了,雖然也有贏的時候但輸得多。空中少爺熟這行,就叫我們到別的桌繼續玩21點,我們轉了幾張桌,看到莊家揹運的時候就下注,我也敢下1000元一把的。

    這時我看到,一張桌上有一美女,她的面前堆滿了籌碼,都是1000元一個的和5000元一個的,起碼有10完塊錢。美女叼根煙,正是我抽的那個牌子,我就斷定她是內地人。博導說,在澳門賭錢賭得大的差不多都是講普通話的。

    看了兩把美女都輸錢了,覺得肚子實在餓得不行。我一看表,我的媽呀,都淩晨12點了,我那時正贏了將近1萬元錢,就招呼大家去吃飯,為了節省時間,我們去吃一種牛肉面,因為餓的緣故,大家都覺得十分好吃,以後的幾十個小時就都吃面,以致於我對澳門的吃就只知道牛肉麵。

    好了,我得趕快把《轟天黑地玩澳門之“賭”》給了結了,好把《轟天黑地玩澳門之“色”》抖落給大家。

    從匍京出來後,大家在面館裏召開了臨時會議,相互通報了與何鴻燊決戰的情況,其實從各人臉上已基本可以斷定初戰失利,只有王世界贏了2萬,哈寶贏了5000,空中少爺和毒丸平手,其餘皆輸,教腦殼輸得最慘,超過3萬。會議最後決定,既然賭博是偏門,大家分頭行動,到不同的賭場去打遊擊戰。

    我認為匍京旺我,就繼續泡在匍京,仍然玩“21點”,30小時後,我開始噁心得想吐,最多時贏了12000,但後來只剩下8000了,我開始到百家樂去玩,想贏一萬就撤,可是我不知道怎麼玩,一個鳥人跟我解釋了玩法,無奈我那時腦殼裏已經一團糨糊,玩了兩把輸了1000,我想不行了,與其倒在匍京,莫如倒在酒店。就打的回了旅行社定的富華酒店。

    才一進門,我的媽呀,這幫烏合之眾,一個個都被何鴻燊打得落花流水,紛紛逃回酒店多時了,只有毒藥和王二不知去向,大概還在與何氏作最後的殊死搏鬥。英雄啊!我說。他那哪是什麼英雄,你等下看,他脖子上的狗鏈子,腕上的歐米茄都沒了。空中少爺自己輸慘了還有力氣說毒藥,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我呸!你幹嗎不勸阻他別那樣,留得青山在啊。

    這是我驚恐地發現我對形勢判斷錯誤,我的面前這些鳥人不再是鳥人了,頃刻間他們變成了狼人。他們大概看出我贏錢了,他們看出我筋疲力盡了,他們要向我下毒手了。教腦殼和空中少爺站了起來,把他們那打不過何鴻燊的臭手向我伸了過來。。。我審時度勢,知道好漢不能吃眼前虧,就說:我只有這麼多,只能借你們一人一萬。他們高興得差點把頭點到地上去了。

    王世界也站了起來,惡狠狠地說:你也借點給我!你不是贏了嗎?我沒有了,我都借給他們了!我大聲喊了起來。你還有贏的錢,你以為我不知道。老子恨不得狠狠地摜自己一大嘴巴,我剛才在匍京出來的時候正碰上泥巴,一看就知道泥巴輸得連褲都沒穿了,他問我贏了沒有,我老實告訴了他,結果他馬上就出賣了我。此刻他正站在電視機旁很壞地看著我笑。

    好,我就這麼多了,全借給你們,讓你們去賭!讓你們輸得光著屁股回來,老子也要你們還我錢!我把屁股口袋裏贏的7000元錢分給他們,一轉身,這房間裏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也好,落得安靜,我實在悃死了。

    脫衣服的時候,我的不知哪個口袋裏掉下來幾個籌碼,我高興的跳了起來,一看有三個100的,一個50的。還好,我有飯吃了。

    睡了半覺,我被不斷打進來的雞婆的電話吵醒了,看看離集合回去的時間不多了,我還有350元籌碼沒換,我可不想把籌碼帶回去。在澳門很多地方籌碼是可以當錢用的。

    我走進葡京想換錢,轉念就換了300元鋼蹦兒,玩老虎機。我又贏了半臉盤。回頭看見王世界很陰毒地看著我。老子真的打了個寒顫,被他那樣一看。他們人呢?賭紅眼了。我跟王世界去到一張賭大小的賭臺邊,就見教腦殼和空中少爺在大把地下注:他們居然敢下5000元一注的!這幫鳥人,不要命了。

    我說,要走了,趕快去碼頭。見他們根本沒打算理我,我就和王世界、博導、毒藥兄弟一起先去了碼頭。

    只一會兒,教腦殼和空中少爺就來了,一看就知道慘不忍睹。沒想到的是,見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你還有沒錢?王世界說,他有,他剛才又贏了錢。我沒打算救他們這兩個無可救藥的傢伙,就把全部的錢大約800元錢都給了他們倆。讓他們去死吧。

    離開船隻有5分鐘的時候他們回來了,當然又輸了。空中少爺笑呵呵地講最後一賭的故事:教腦殼這廝啊,他把剛才從哈寶手裏借來的錢一把全部押在小上,中了,他又壓在大上又中了,我勸他走,說船要開走了就回不去了,這廝把3000多元錢,全部壓在大上,就沒了。我們差點連打的的錢都沒了,幸好我口袋裏還剩下最後50塊錢,哈哈哈
返回列表